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2019年10月诗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龙羽生



加入时间: 2007/05/13
文章: 314

文章时间: 2019-11-04 周一, 下午4:29    标题: 2019年10月诗抄 引用回复

2019年10月诗抄



停在一滴悬空之雨的脊背上

多么傻,天凉的时候
告诉自己,不再迷恋锦灰堆
其实,我也不爱屋檐下的秋雨连绵
门窗也在拒绝
那曾被哀求过如今又不请自来
风,包括——风一样
闯入记忆中的姓名

热烈而繁琐,胭脂上涂粉
就像俗得闹心的节日,南京路的步行街
那么多人,逼迫我逆流而上
我仅仅是一滴忙于消失的水花
一滴欢笑之海的孤寂
一滴不再惹美女厌烦也不再打望美女
一滴不可躲避的偶然
滴落在匆匆躲闪之人的脖子里

暗暗地,我忘记及时跟进一句:“讨厌!”

一块青石板厌烦屋檐下的雨水
一个声音在说
我爱的事物越来越少
一个声音在暗示
石头的耐心是被用来穿透的,但需要等待

等待那最犀利的一滴
有人赞美他叫恒心
但我知道他的昵称,叫——孤独

他只会踩踏在自己的心坎里,不言不语

他是不厌其烦,再再浇淋,穿透
令自己心凉的冷雨

是一切向下的引力
与所有向上的勃勃生机截然相悖
我恳请他悬空而停
我就停在一滴悬空之雨的脊背上
并从容地抽出一张便笺
写下

  ——那倏然而逝不再聆听回音的诗句

2019年10月5日;23:58



可再想起红烛与园丁什么的

在去菜市场街道边栅栏上方
我与西风干了同样的勾当
西风为洒雨,我为擤鼻涕
拽了片变色红叶

不再做书签,不再三尺讲台
宣讲红叶题诗,金发诗人
扔掉破铜烂铁,变卖完青春
在草灰里扒拉出碎银

剩下的二十年与新鲜蔬菜水果交易
不说什么水嫩了,不说春蚕与寒蝉
说什么好呢?说说让华发大叔
玩玩黑发少年的游戏

起吊机试图拉扯几吨重的夕阳
有人去民政部门登记
哦,乔迁与婚礼进行曲,此此时
勤俭,攒钱,望穿秋水,此此时

恋人晚餐的红烛与我所思的红烛
根本就是两样东西
而我大学毕业时,首选的职责
就是怎样做好一名园丁

如今,这园丁只负责看管
西风瘦雨下唯一一竿细竹,并怀疑
雨点般的虫眼
是否入驻了蠹虫敢死队

说到底,还不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一个阿Q式
不怎么愤慨房价与工资的小人物
我呸

2019年10月6日;23:29



重阳日致一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朋友

我知道你在某一个地方
当我在楼梯的阴影下抽烟
感应灯
因为打火机的吧嗒声
还是我打火的动静
突然大放光明
而黑暗很快灌满这一狭窄的空间

一直在这狭小的地方抽烟
一直站着或半蹲
潜意识中临时借用的抽烟之地
这一借用仿佛就是
十年,二十年,日日,夜夜
在不耐烦中妥协,在逃避中找到安慰

而我知道你在某一个地方
或许从未在意
世上会有这黑暗中明灭的烟火
你也抽烟
惬意,大方,坐在客厅的茶几前
翘起二郎腿

当我如是想,并情不自禁期望
你在某个地方
无需躲在楼梯的阴影下
为黑暗与狭窄追迫
眼睛半睁半闭,狠吸一口香烟

2019年10月7日;深夜



观看卢浮宫胜利女神雕塑图片有感

没有什么,在人间征途
在失去头颅之后
不可以
——夸耀!

但人们能觉察,那不见的头颅
依然在
——笑!

衣袂飖拽大理石,挺胸
轻盈之翅凌风,高举
唯有从古老的战场,劈开咸腥的波涛
赢得胜利,赢得归来
的女武士

她的头颅是否去了天堂
她的容颜,令一代代后来者
猜想
——倾国——倾城
是否就藏在
葡萄架下,像乡村丰腴的妇人
在纺织,庭院的清风

她的嘴角,没有神秘可言
只有安详的微笑
抿住每一个恋人的唇吻
好叫人
一见钟情

2019年10月8日



急迫的事

昨晚拿手机拍下月亮拉扯薄纱青雾
恨不得亲自去帮忙,撕下乌云
今晨在阳台上远眺雾霾,念叨时令使然
担心明天出差,高速公路会不会封闭

会不会晴窗下小坐,泡茶却无心翻书
读书人为琐事耗费了破万卷的光阴
完美无缺,在可能达到的程度上
我尝试,而诗人贝恩说,他已达成所愿

问题是我之所愿遥迢,远路蹉跎
天下美差因我的无力而不屑追求
枯草所以认命,还有来春返青之时
我下定决心,再将一寸光阴拉长二十年

之后,之后该如何
不在目前的计划之内
当下,当下是把那些急迫的事,放一放
等一等;不急之事却需揣上心头,细加思量

2019年10月9日



比挨了耳光还要郁闷

期望又落空了
从八月到九月
桂花开在何处?合肥的每一片绿荫
让人望穿秋水

一天天煎熬
心灵的小旮旯有只苍蝇
扑扇翅膀

辜负了………一个可怜人
未敢声张的寻觅

看来:花儿赏不赏脸
无关风流,人品
只待天意

2019年10月10日;23:22



有所思
——10月12日车过舒、庐两县

“不要压线和闯红灯,”
“请注意,”
这里是梁祝长亭送别之地
恰小乔初嫁
红盖头未掀
却早早赢得周郎顾

电子合成音冷冷告诫
并非吴越软语
“300米处有违法拍照,”
车辆顶着雾霾前行

都说有情人终成眷属
身著皂衣的庐江小吏踏霜打马
孔雀东南飞去,我的心也在
鸣笛,徘徊路上
几多难兄难弟,谁怜

疾驰者匆匆交错
得意人与失意人
不打招呼,不通言语

2019年10月12日



很好与很糟

做一枚红叶,做一枚雨花石
养在水里,恳求搂抱
女人可以在胴体上烙下灵魂的文身
并且乐于让他人听到
尖叫

2019年10月13日星期日



迟桂花开能否消弭他心头的芥蒂

折了一枝满室生香
今年迟开的桂花,令他
皱鼻子

林中的垂条可以“分享”,披熏簪月
但随他脚步漫延的月光只能“余着”
不可攀折
把持

“泡茶”“酿酒”“做汤圆”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女人给出多种建议

而他并非耻于对俗物的惦记
对滚烫异体的贪恋
“取”与“用”
其轻盈,丰腴,沁凉如炙

只是如何剥去浓艳扑面的三层外衣
空气中的灰尘,湿露
扎眼的黄色;叫人耿耿于怀
憨人憨笑的蒜头鼻子

不该问如何持有
即如荒唐的四月之夜
不加思谋
投身(流转的——那掬
月光)
一跃如青蛙扑水……

2019年10月14日



她们……

放荡之音是由夹紧打开的门户
春风里的铁环呼啸冲出
她们身体的晒谷场

而她们的头颅后于她们的肢体,勾股
先于兴高采烈的风筝
飞翔的心脏,误解为良愿

而那由于摔跌锤砸乃至斫碎的门槛
是从泪水的眼眶蹦出的
带刺玫瑰的木屑

她们在牡丹的私密处钻燧取火
不为新的一天,只为
相夫教子,在安逸之乡拥有一处月白风清的庭院

2019年10月15日



泥坯

世界在下雨
我的
  三二本诗书 错落的台阶
  撕下
  三二页 碎雪花

我是撕掉的三二页 破纸
  涂抹草绳系蚂蚱的字迹
  拼凑偏旁部首
我的
  城市在下雨

旷野
  光头
街角
  掀翻窨井盖
取款机
  落叶哗哗

不是我的雨季

我是紫砂壶摸出来的
  黄花梨茶几
  坐在暖气片嘶嘶吐舌头
  干燥的中心
但不真实

世界在下雨
  一行蘸泥浆书写的野草
  不打雨伞 不穿雨衣
我的
  诗
少年 漫天疾驰 停顿在半空

   钉

  惟女娲
 怜惜 废品
  一滩
  泥坯

2019年10月16日



石头无需出差和交际

捧在桌上 一块石头
值得傲娇
值得爱抚

也许 长生桥就此被打断
走过亿万年
藏在山中 一块石头
可以成仙

可以与松竹为邻
却被废报纸 打字机 鄙视了
但其粗鄙
是我秉承的风度

车辆 高架桥 长江的流水
垒叠的台阶
高高在上的 领导
出差
赚来的不是辛苦 是名片 一摞摞
喂养灰尘

每个城市的旮旯 大排档都会找到
几个喝酒的朋友
喝酒其实高于正事
但低不过 一块石头

不说话并非是因为孤独
把自己捧上案头
尊为一块值得凝视的石头
让空话系好领带

一条皱巴巴领带
的言语 花哨 俏皮
恰如其分的卖傻 装逼
“已经上了高速公路,”
“别闯红灯……”

2019年10月16日



蒙城县参加梦蝶诗会侧记


事后才发现
我拍的照片,每个人都在奔走
此为抓拍的成果
不可思议的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
相干与不相干的人
他们的身姿一律向右

这,是否出于偶然
当我们谈论蝴蝶又未见蝴蝶
当我们议论古战场,监狱
一个被监禁在梦中的庄子
有人畅想鲲鹏
却从未在意逃兵,死刑犯
草扎的牧童骑在草扎的牛背上

而与相同所异的则是
那空缺的左边
不见劈棺者
那空缺
可谓之——逍遥游?

是否有此可能
人们祈求或奢谈的事物
比如奔跑的方向,歌咏,伸手攫取的风
其实,均落他们身后
那片空缺之处

2019年10月20日;夜



纸鸢

今天我打开一本书
左页写着“为了飞翔,一只鸟愿意去死”
右页写着“一只翅膀折断”
鲜血警醒,“不可厌倦”

一个人可以为了“志在四方”而把自己
收藏在这本厌倦之书里
直至拆散,并让每一页文字消隐的纸张
由孩子们拿来
折叠纸鸢

该舍弃的都已舍弃
三月等待花开的凛冽空气上
纸鸢
——在飞

2019年10月21日



熟悉的道路

银色的,该是黑魆魆的屋子
关闭锋利的剪刀,一只猫拿爪子
试图拨开门栓

黑屋里的烂泥和床头的小便桶
蚊蝇喜爱的骚臭
更熟悉破纸窗的罅隙
缺胳膊断腿,偏旁部首的伤残
有厉风阅读
往事历历的新闻

我们所熟悉的道路
竖立降旗
米浆色的,月光晃荡的旗帜
与磨得光滑的硬币一样,银色的
屈辱

是快乐,闪亮,被抽打的陀螺
受虐的心,终其一生
在熟悉的路上,抽打

2019年10月23日



蝴蝶(外二首)

划掉一些词,再划掉
一些
高速公路划掉车轱辘
划掉发动机
划掉汽油
直到寒冷划掉外套
划掉棉被

但必须搂紧枕头
搂紧睡眠

2019年10月26日;2:45



戒烟

什么都不抓了
惟有抓在手中的

在成灰成雾之前
作为接嘴的
替代品

比断奶更难

2019年10月26日



风和窗

一对怨偶

温柔关在窗外
粗暴的大手掌——两扇玻璃
抽打
风的耳光

只有枕头,是他们
相互推搡,搓揉
的梦

2019年10月27日



在长江南岸

唱摇滚的歌手哑巴了
如何找到那个调门
压过而不是哑火
江轮恼人的汽笛,比狼的
比北方一条狼的调门
豁达,宽阔,高亢

声名传遍九州的摇滚
摇呀摇的歌手
在酒吧嘶吼,砸酒瓶,与制服
与反穿狐皮的丰乳肥臀
发生肢体冲突
摇呀滚的腔调冲破德胜门

玩得那叫个嗨
贫穷的可否蔑视富有
高贵的羡慕,一无所有
一无所求,翻过城墙的风
我呀我
醉酒后,空降到长江岸线的渔村

呛口水,爬上岸
一嗓门,拉不开妹的门栓
你妹的,如此致密
如此细腻,波光粼粼的皮肤,水淋淋
你妹的门栓
在哪里

而汽笛,比刀尖锐
摇呀摇滚的歌手
被刀子
捅破嗓门

2019年10月27日



读百年前小学课本

不一样的小学课本
借助,一样由清晰到模糊的油墨
一样是孩子的手
不一样的贫困,饥饿
揭开
田垄的真相,与大脑中的神经回路
一样是涩嘴的泥土

一样是锁在纪念馆里
不一样的是
他们的名字,有名的已成为历史
无名的
已成为一样的追悼,一样的信念

一样的是牙牙学语
但不一样的是,我们有更好的纸张
更普及的教材
却未必能掀起,一样的大脑风暴

也许,含笑篆刻小学课本的人
就是为了设计
一样的和不一样的

2019年10月26日;凌晨1:47



观察
——赠韩庆成

瓶子空着就让它
空着吧
另一种满满,没有辜负
我的观察

本着对它的空负责
我的态度是,一点一滴
把个人的想象
倒空

2019年10月28日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